浅析蔡明小品的语言特点

摘要 :蔡明常年活跃在影视和小品表演的舞台上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 常年的表演事业中善于取长补短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稳定的风格。本文主要从理论意义上和实践意义上对蔡明春晚小品语言进行赏析,在赏析的过程中主要从四个方面:语音方面、词汇方面、语法方

摘要:蔡明常年活跃在影视和小品表演的舞台上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 常年的表演事业中善于取长补短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稳定的风格。本文主要从理论意义上和实践意义上对蔡明春晚小品语言进行赏析,在赏析的过程中主要从四个方面:语音方面、词汇方面、语法方面、修辞方面探究其语言特色及其小品语言带给人们的启发和影响。希望能够拓宽了喜剧小品语言的研究角度,也是让更多的人对蔡明小品语言理解更为全面。

关键词:蔡明小品 语言特点 小品 艺术风格    论文代笔价格

1.绪论

小品是现代荧幕上的一种新颖的艺术表现形式。有别于文学、美术等的新兴的一种 “文化快餐”。自从1983年央视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上《买花生仁的姑娘》的成功演出后在社会上迅速的掀起了一股风潮。新的艺术形式“小品”由于能够广泛的反映社会现象更由于反映社会现象的深度和广度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认可。同时它的表演形式灵活多样。从此成为文艺舞台上不可或缺的独特的一种艺术形式。短小精悍是它有别于其它艺术作品和形式的最基本的区别。它不是那价值不菲的 “海鲜”但却是一盘精美的 “小菜”。小品凭借着其“笑”点多取胜,让普通大众在笑声中得到启发受到教育。题材广泛取材于现实生活之中,反映的都是市井百姓的生活,社会的变迁、人情的冷暖或赞美或讽刺,这些都让人民可以雅俗共赏。也让小品这种艺术形式得到了升华。来源于生活贴近生活的取材,运用精炼的语言,达到超强的感染力。同时适度的夸张让小品的内涵高于生活这是小品这种艺术形式成功的原因。观众喜爱它的针砭时弊的内容,喜欢它饱含哲理的内涵,寓教于乐的风格等等原因都让人民群众深深的喜爱上了它。

从1983年春晚出现了小品带动了整个社会对小品的喜爱热潮之后,就出现了一批活跃在舞台上的小品演员,他们用活泼、幽默、滑稽的语言和形象演绎了一个又一个题材。从深度和广度上都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认可。蔡明就是这批小品演员中的一个。从小就热爱演出的她幼年就进入了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合唱团,初中毕业后更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了北影厂。此后又因出演了谢铁骊导演的《海霞》中的海霞而受到观众的喜爱。但蔡明的表演事业最受观众认可的应属1991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和巩汉林合作的小品《陌生人》。“坏咧,坏咧,火车晚点咧,汽车坐反咧,二姑家没找着我也傻眼咧!”一句带有浓厚的“土话”、 “我奶奶说”、“我奶奶说不让吃没有说不让尝”等让观众认识了蔡明这样“一位来自农村的穿着花格子小褂的姑娘”。从此之后几乎每年的春节晚会上都能看到蔡明的身影。《黄土坡》(郭达、蔡明) 、《越洋电话》(郭达、蔡明) 、《父亲》(郭达、蔡明) 、《机器人趣话》(郭达、蔡明) 、《过年》(郭达、蔡明、郭东临) 、《邻里之间》、《戏迷》、《浪漫的事》等等陆续受到观众的喜爱。2013年和潘长江等合作的《想跳就跳》更是凭借着小品中那幽默的语言倍受街头巷尾的热议。许多经典的台词被人们意犹未尽的口口传颂。作为小品演员的知名度远远的高于她在影视上的。蔡明的小品不仅语言风格独特,更是具有很强的社会意义。本文将从现实的角度对蔡明春晚小品语言进行赏析,探究其语言特色及其小品语言带给人们的启发和影响。

本论文主要是对蔡明小品语言的艺术性和幽默性进行深入剖析。认识并理解小品的价值和意义。拓宽喜剧小品语言的研究角度。全面理解蔡明小品语言特色。更是从现实角度通过对蔡明春晚小品语言进行赏析,探究其语言特色及其小品语言带给人们的启发和影响。从理论意义上来说,把语言作为研究的切入点对蔡明的小品语言风格进行研究,和以往经常能见到的对赵本山等人的喜剧小品的研究结合拓宽了喜剧小品语言的研究角度,也是让更多的人对蔡明小品语言理解更为全面。从实践意义上,本文不同于以往单纯对小品的研究,蔡明的小品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表演,她有着其独特的风格。不仅为广大观众送去欢乐,而且令人深思,给人启发。本文通过对蔡明春晚小品语言进行赏析,探究其语言特色及其小品语言带给人们的启发和影响。

2. 蔡明小品语言特点

小品的表演中普遍使用方言是一种颇受老百姓喜好的文艺形式,特别是以京津地区为主的北方方言由于接近普通话能被广大观众听的懂,又不同于普通话的中规中矩。它迎合了许多群众喜爱模仿家乡方言以外的其他方言的习惯。蔡明的小品中也广泛的使用了天津方言和河北保定等地的方言。以下从语音方面、词汇方面、语法方面、修辞方面等四个方面对蔡明的语言进行仔细的研究和剖析其语言特色及其小品语言带给人们的启发和影响。

2.1从语音方面

蔡明的的许多小品都充分运用了方言土语、带韵律的语言等多种语音修辞手段,并充分开发出了别具特色的特殊角色语言。显示出了其滑稽幽默的喜剧效果,给观众带来更美的艺术享受。

带有韵律的语言:小品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以在语言上就必须多下功夫。蔡明的小品语言方面也多使用带有韵律的语言。这种节奏感强且带有韵律的语音形式说起来上口,听起来悦耳。在小品《浪漫的事》中“你说这男同志一到四十多岁,夫妻感情就逐渐衰退,一进商场他就喊累,看什么东西他都乏味,你化不化妆他无所谓,你穿什么新衣裳他不理会,你一打电话他就说“正在开会”,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喝没喝酒他都装醉,有人说这叫爱情疲惫,女同胞们你说对不对?”中的“岁”、“退”、“累”、“味”、“谓”、“会” “睡”、“醉”、“惫”、“对”押韵 “ei”连续的出现。在传达了信息的同时也表现了小品的主题感情,当然更主要的是活跃了气氛,为小品增加了笑点。

多变的特殊角色语音:蔡明的形象多变,时而很嗲的娃娃腔,虽然众说不一,有的人认为是蔡明在故意的卖萌,可是艺术的表现手法没有强调中年演员不许卖萌。这恰恰正是蔡明的活泼的表现角色的超强能力,吸引了观众的眼球、诠释了小品中角色的性格。“这是为什么呢?”一句超萌的话语,让大街小巷传颂;时而马大姐的老太太腔,强烈的表现了一位居委会老大妈的形象,可亲可敬。蔡明是个运用特殊的角色语音的多变手,在1996小品:《机器人趣话》中更是用到了夸张的 “机器语”,2013年的《想跳就跳》中又大秀了一场自己的惟妙惟肖的深厚腹语功底。

灵活多变的地方特色语言:蔡明,北京人,回族 小品中的方言以天津和河北方言居多,以小品《陌生人》为例,其开场时所说:“坏咧,坏咧,火车晚点咧,汽车坐反咧,二姑家没找着我也傻眼咧”中的 “咧”为例,在河北定兴一代说这个词的居多。随着近年来方言在电视电影及小品中的使用越来越多,我国其他地方也有不少人在说话时为了幽默和风趣也常使用。这个“咧”一般有表示时态的意思,如:我把书放桌上咧。说明此时书在桌子上。除此之外“咧”还有表示疑问的语气,如:你昨天去哪咧?“咧”还有表示说话人的态度和情感的作用,蔡明的这句台词就是这样表示自己很伤心的态度,和无所依靠的无助感。归结其他地方关于“咧”的一般都是表示语气的词语。在《陌生人》这个小品中为了表现一个从农村来的姑娘由于找不到自己的亲戚所产生的伤心和无助,蔡明和她的小品创作团队设计了这个“咧”的语言,恰当的展现了一个来自农村的、带着浓郁乡土气息的、“土”的掉渣的农村姑娘的形象。很好的诠释了小品的主题风格,蔡明的连续几个“咧”的使用让观众一下子就找到了 “笑”感,同时又为姑娘的那种 “土”味而担忧。这是蔡明走上春晚舞台的第一个小品,我们纵观蔡明的许多小品发现几乎都有类似的“笑”果。

在蔡明的小品《连心锁》运用了带有安徽方言的特色,大哥变成了“大国”等。据说是和黄梅戏演员韩再芬学习的一口带有黄梅戏般风采的音调。“肿么了”即“怎么了”,是山东枣庄一带方言。2012年春晚蔡明的小品《天网恢恢》中也多次提及。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小品《送礼》中蔡明一句; “增光瓦亮的脑门!”则是属于天津话。,

2.2从词汇方面

丰富的词汇量,舞台上超具吸引力,能牢牢的抓住观众的眼球,给观众以现实的思,

引发观众对现象的联想和想象。所以蔡明的小品中的词汇异常的丰富,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生活话的语言、俗语俏皮话的运用、关注流行语言、机制诙谐幽默。

2.21生活化的词语

艺术来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舞台的艺术同样来源于生活,在蔡明的小品中表现的异常突出。小品《点歌》中郭达表演的角色由于被一位姓万的女生点歌祝福,让蔡明吃透了满壶的醋。 小品中“这么早就回来了,好像我不该回来似的”一句是生活中人们见面打招呼的常用语,可是最能反映百姓生活的常用语了,可是却被人到中年的蔡明饰演的角色认为是别有所指引发了对“老公”的猜忌。这样的语言最能反映生活中的场景引发观众的共鸣,强调了小品的主题:夫妻应该相互信任。

小品《浪漫的事》中的一句经典台词:“你说这男同志一到四十多岁,夫妻感情就逐渐衰退,一进商场他就喊累,看什么东西他都乏味,你化不化妆他无所谓,你穿什么新衣裳他不理会,你一打电话他就说“正在开会”,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喝没喝酒他都装醉,有人说这叫爱情疲惫,女同胞们你说对不对?”蔡明对丈夫的一段数落也同样引起中年女观众的共鸣。在最后遇到一对失散的新婚夫妇,并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对方之后,蔡明说:“赶紧给我放下,你个糟老头子。”,“糟老头子”一词被人们广泛的所使用,用来说年调侃年岁以大的老年男性。这个词语的使用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2.22俗语俏皮话的运用

蔡明小品《送礼》中的台词“开玩笑?!你这是嘛行为呀,你这是癞蛤蟆插鸡毛掸子冒充大尾巴狼啊! ”这句话中用到了大家都能迅速理解的癞蛤蟆的形象。让观众为之一乐。“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蔡明的语言中还把这种俏皮话的内容与时俱进的发挥到了极点,比如:对朱军好煽情的表演风格大家都熟知,所以她“别煽情了,我哭不出来”也起到了很好的表现效果。蔡明和郭达、王平合演的春晚小品《梦幻家园》中蔡明就是喜欢问的“为什么呢”的一段俏皮话。被誉为披露买房人心酸的针砭时弊之作,蔡明的搞笑台词“为什么呢”也登上了2008年的流行语宝座。蔡明2013年春晚俏皮话"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啦!"真逗,最终被广大观众喜欢,甚至被称为春晚十大流行语之一。

2.23流行语的运用

信息高速发达的社会,一部电视、电影,再或者一个社会现象及事件都经常会引发社会的广泛热议,然后在此基础上出现了很多的流行语。比如 “微博”“卖萌”“水货”“行货”“我的地盘听我的”等都在蔡明的小品中出现过,有些并被蔡明机制的给赋予了新时代的意义。 “那是为什么呢?”出现在小沈阳走红后,蔡明这句超萌的话语丝毫不逊色于小沈阳的萌劲,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具体表现了。在小品《北京欢迎你》中,蔡明为了想过把奥运志愿者的瘾,终于穿上了志愿者服装,为了表现这位老太太的奉献北京、奉献奥运的形象说了句:“咱人虽然是水货,但心绝对是行货”,让大家心里为之一亮。行货是指经过合法的报关手续通过正规渠道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境外商品。行货能在中国内地市场享受到售后服务及质量保证。于此相对的水货并不是假货但却是通过非法途径躲避关税进入内地市场的,这样的产品是得不到售后保障的,目前国内手机、电脑等行业都有此类现象的出现,老百姓对“水货”“行货”都很熟悉了。所以小品中的这句话明着指我们是敢说敢做的,不是说了不负责的。同时也让众多的观众注意了水货是不能买的,就也就给人们一个正确的消费引导。在得知郭达饰演的那人原来不是志愿者之后,蔡明一声冷笑之后,说了一句当时最为流行的一句“你雷死我了”引发了大家的笑神经,给大家带来了欢乐。

2.3从语法方面

以幽默和风趣著称的小品语言的语法手段主要是通过变换语序、缩略语词、离拆词语、超常搭配、活用词类、巧用句式等手段来实现的,来展现喜剧小品语言的奇妙莫测、多姿多彩。这些语言要素的变异突破了受众的认知心理,改变了受众的思维惯性,激起了受众潜在的求奇心理和参悟意识,小品台词的幽默功能及审美意义也尽显其中。蔡明的小品也当然具有这些特点。

2013年《想跳就跳》中倍受全国观众热议的一句:“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玩什么聊斋啊!”是在蔡明饰演的毒舌老妇看不惯被欺负的潘长江饰演的角色后,愤然从轮椅上跳起来说出的一句讽刺不愿和潘长江饰演的角色跳舞的一句话。《聊斋》中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联系剧情和大家积累的聊斋故事,一听就懂。这个 “聊斋”从语法上考虑意思就转变了。小品中还有一句“潘长江:你这老太太比慈禧都难伺候。

蔡明:你伺候过慈禧啊?”蔡明迅速搭上的“你伺候过慈禧吗?”可以说是故意的曲解潘长江的“你这老太太比慈禧都难伺候”这种曲解亦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另外一句:“潘长江:我艺名叫小陀螺。蔡明:怪不得我那么想抽你呢。” 一语双关,给人们带来了笑料。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论文写作

2.4从修辞方面

2.4.1运用飞白:

飞白。飞白是一种根据语言表达的需要,将明明知道是错误的语言,故意如实地记录或仿效的修辞格。在小品中的表现很冲分主要分为语音、字形、语义、逻辑飞白四种类型。“飞”有“凭空或任意运用”的意思,“白”有“错字”的意思。目的是为了使语言变得更加滑稽、幽默,甚至有了揶揄的效果。飞白的运用在日常生活中很普遍,作为一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的小品,在创作和表演的时候也经常去使用。小品《马大姐》中的: “别看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鸟”既是指那只虚构的鸟,更是指剧中的郭大宝和前期复婚不复婚的出尔反尔的形象。豺狼配虎豹“郎才配女貌”也是马大姐中的经典句子。使用的也是这种飞白的修辞手法。2013年春晚中蔡明的一句“人是微缩的,心是猥琐的。”就是利用了“猥琐”、“微缩”二者之间的音近但是意义反差很大已达到了讽刺的效果,凸显了蔡明扮演的退休老太太那种 “特殊”的心态。她犀利的语言也被社会冠以“毒舌”的美誉。

2.4.2运用移用

词语都有固定的意义和固定的用法。如果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为了一定的修辞效果,可以临时改变词语的用法,这种修辞手段叫移用。在小品语言中也多被使用。1991年的《陌生人》中“潘长江:人必须得接地气,得下地磨磨,越磨越健康嘛!蔡明:越磨越短吧!”蔡明的台词“越磨越短”中的 “磨”字就是如此。2012年的小品《天网恢恢》中“扫地的肿么了,拿笤帚的不一定是清洁工,也许就是哈利·波特”的“哈利波特”一词不是指电影中的神奇角色,而是说拿扫帚的也不可轻视。2009年春晚中《北京欢迎你》,郭达饰演的那人在被儿子要走志愿者服饰后说,没有衣服也帮不了人了,蔡明回应说“没事,咱俩就当一个不穿衣服的志愿者。”“不出衣服”和“不穿志愿者服装”意思相同,夸张的变现了两人的为奥运服务的热情。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4. 结语

贴近生活的表演风格,幽默风趣的语言,雅俗共赏的小品才是大众所需要的,小品是“文化快餐”,但绝不是“垃圾食品”,从蔡明的语言特色上可以看出她在小品的表演中是下了深厚的功夫的。或通过新颖的角度表现源于基层百姓中的小事件,或利用犀利的语言讽刺社会中的灰暗面。笑料不出中饱含哲理。这种笑料,这种哲理都需要在短暂的时间、狭窄的空间内集中表现出来,蔡明的语言特色就必须鲜明,必须撷取百家之长,就必须独竖一帜。本文对蔡明小品语言风格特色的论述从语音方面、词汇方面、语法方面、修辞方面四个方面进行了简单的诠释。希望能够拓宽了喜剧小品语言的研究角度,也是让更多的人对蔡明小品语言理解更为全面。
 

参考资料:

汪化云 《说方言小品中的方言》 《汉字文化》 2005年02期

《河北定兴方言中的“咧”和“欸”的用法考察》 尹东阳 赵丽芸 时代报告 2012(5)

《构造小品语言幽默的语法手段》 谢旭慧 上饶师范学院学报 2011(8)

谢旭慧.徐艳萍喜剧小品语言的规范与创新[期刊论文]-现代传播2010(9)

杨荣权 历年央视春节晚会经典流行语[期刊论文]-政府法制2009(3)

原创文章,作者:写文章小能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vv.cn/chachong/138.html,文章版权申述

(0)
上一篇 2016年3月8日 上午6:44
下一篇 2016年3月13日 下午2:05

相关推荐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