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栏目剧的生存窘态

电视栏目剧 的出现基于一种现实主义态度。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因为卫视剧的打压,地面台无剧可买、无剧可播,为了应对这种局面,小成本的栏目剧出现了。地面台没有想到的是,它还是火了,并以燎原之势铺展开来。栏目剧的 火带动了广告效应,广告商和广告

电视栏目剧的出现基于一种现实主义态度。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因为卫视剧的打压,地面台无剧可买、无剧可播,为了应对这种局面,小成本的栏目剧出现了。地面台没有想到的是,它还是“火了”,并以燎原之势铺展开来。栏目剧的 “火”带动了广告效应,广告商和广告主突然发现了这个粘合本地观众的新矿之后,纷纷将本来投向本地报纸和广播的广告又投回电视,一时间,广告时段供不应求。然而,栏目剧虽然具有视角平民化和内容本地化的优势,但是短板很快出现。早期栏目剧中,由于极低成本的投入、不断重复的“狗血”式剧情、力推业余人士担任主创主演的创作模式、使用低端前后期设备进行摄制的山寨制作法,招致 “粗制滥造”与 “三俗”的评价,以至于虽有较高收视,但美誉度低,品牌附加值不高,广告额一度急剧下滑。

校园电视剧

近几年新的电视节目类型的出现,使栏目剧正受到来自电视业内的强烈冲击,特别是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选秀类节目热播,激发了各地卫视在娱乐综艺节目版块开动脑筋,《非诚勿扰》、《中国好声音》等多档风格新颖的娱乐节目都曾引领了一段时期的收视热潮。同时,新媒体的出现造成传统电视观众分流。2010 年起,同样作为“短剧”的微电影在网络上兴起。在这种内外压力的夹击之下,电视栏目剧排名逐年下滑,曾经火爆一时的代表性栏目纷纷退出一线卫视荧屏。电视栏目剧不得不正视自身问题,以寻求突破现状的途径。

曾有一些观点认为,低成本的投入,高收入的产出,确实是电视栏目剧制胜的绝对优势,但是低成本并不意味着就是粗制滥造。一些电视栏目剧从创作理念上出现了偏差,误认为“粗糙表演”即“本色出演”,在降低经费的同时,也降低了制作水准。笔者分析认为,导致电视栏目剧粗糙化的原因主要有二,制作成本有限和创作周期紧凑。《雾都夜话》在草创时期因为资金限制,迫不得已使用非专业化的剧集摄制团队和群众演员,加之日播剧对于快速生产制作的要求,才突显出“糙”的特点。栏目剧号称“以低成本取胜”,但低成本直接影响到节目在人员配备、道具制作乃至剧本编写的质量,导致低成本和优精品之间的“等号”画起来并不容易,困难与矛盾也由此而来。其实,电视栏目剧可以汲取美国肥皂剧的制作经验。肥皂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产业化制作,从剧本编写到摄制完成都是流水线生产,把创作过程分解成定量定性环节,节约成本,提高效率。肥皂剧通常是在播出前一至两周才制作完成,演员和摄制组不停歇地工作,几乎不允许对错误进行修改整。但肥皂剧中仍不乏好作品,《成长的烦恼》、《六人行》、《欲望都市》等都是家喻户晓的“精品”。可见对栏目剧来说,低成本并不是“粗糙”的借口,而“粗糙”也未必就无法“精品化”。湖南卫视《爱情魔方》的出现打破了“栏目剧无法精品化”的预言,每集号称 7 万元的成本,从故事选择、角色打造、镜头拍摄、灯光讲究等各方面都有着严格标准。虽然《爱情魔方》较之市场上制作精良的爱情偶像剧,还存在一定差距,但已经获得了观众的认可。据央视索福瑞调查显示,2006 年 3 月份以来,《爱情魔方》在全国 35 个城市的收视率呈日益上升的趋势,在前 60 名榜单中的最高排名达到第二位。可见,“粗糙”并不是栏目剧的宿命,更不是追求目标。

电视栏目剧特殊的生产条件使其在百姓演员、道具和场景的一般化、缺少电视特技用等方面确实显得“粗糙”,但却体现出栏目剧的特色。从这个意义上讲,栏目剧的

“粗糙”是无法避免的。但“粗糙”并不能以对拍摄错误视而不见、对演员表演放任自

流、对剧本肆意编造,以牺牲节目品质为代价的栏目剧往往都难以生存。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粗糙表现出生涩和原始性正是栏目剧真实性魅力之所在。一些栏目剧的创作者会一厢情愿地认为,观众是冲着所谓的“真实性”选择收看的。但是,观众的精神娱乐需求已经有了长足进步,他们不再满足于过去的那种被动式接受,而是会主动地选择和参与。

事实上,电视栏目剧也正在日益强调节目质量,因为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以“低价”为借口的“粗糙”,必然面临市场的淘汰。栏目剧的“精品”不是豪华大制作,而是在保质保量的基础上,不以“粗糙”为借口降低节目要求,打造更切合自身节目特点,又深受观众喜爱的好故事。

原创文章,作者:写文章小能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vv.cn/chachong/389.html,文章版权申述

(0)
上一篇 2017年3月8日 下午2:21
下一篇 2017年3月9日 下午1:14

相关推荐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