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关于慰安妇问题民间立场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起步比韩国晚,刚开始时也鲜为人知。1991年之前,中国教科书中的二战史、抗战史中都没有慰安妇这种说法,主要是战后的东京审判未将慰安妇作为性奴隶制度来审判,而且日本政府和军队毁掉了很多文件,而特别是在将贞洁看的很重的中国其受害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起步比韩国晚,刚开始时也鲜为人知。1991年之前,中国教科书中的二战史、抗战史中都没有“慰安妇”这种说法,主要是战后的东京审判未将“慰安妇”作为性奴隶制度来审判,而且日本政府和军队毁掉了很多文件,而特别是在将贞洁看的很重的中国其受害者对此难以启齿。韩国慰安妇金学顺站出来后举世震惊,同时也引起了国内学者的思考,中国“慰安妇”又是什么样的状况。
       上海师范大学的苏智良教授最先对此开始研究和调查,1993年,他在上海师范大学倡导并成立了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来推动这方面的调查和研究。2007年7月5日,研究中心在上海设立了中国首家“慰安妇”资料馆,这是继汉城和东京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慰安妇”资料馆。2016年10月22日,在资料室的基础上,上师大成立了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
       另一位小学教师张双兵也走上寻找中国“慰安妇”受害者之路。1992年,在张双兵的鼓励下,中国第一位公开“慰安妇”身份的万爱花首次在联合国发声,并且向东京法院起诉日本,从此中国“慰安妇”开始走向了漫长的索赔之路。
       1990年5月,韩国的妇女团体联合发表声明称必须彻底揭露战时日本法西斯强征“慰安妇”的滔天罪行。然而面对韩国方面的质问,日本政府宣称“慰安妇”都是“为民间业主带去各地的”,没有任何官方文件可以证明此事与政府和军队有关系。11月6日,以韩国梨花大学尹贞玉教授为首的“韩国女子挺身队问题对策协会”正式成立,成为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最大最具有权威的民间公益性运动团体,还成立了“挺身队研究会”(现“韩国挺身队研究所”),从研究领域支持“韩国女子挺身队问题对策协会”的活动。
       自1992年1月8日起,在每周三的中午,韩国的民间团体便会联合起来,轮流穿上印有“慰安妇”图案的服装,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集会抗议,督促日本正视历史,早日解决“慰安妇”问题。二十多年来,这个“周三集会”活动基本未曾间断,除了1995年日本神户大地震时被取消,2011年3月日本发生海啸时改成为日本遇难者默哀。“周三集会”创造了抗议战争暴行示威的吉尼斯之最,也是为韩国“慰安妇”运动的一大象征性活动。“周三集会”不仅仅使更多的人认识“慰安妇”问题并予以相应支持,也使这些“慰安妇”受害幸存者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们从一开始羞耻的遮住面容到后面为争取自己权利而感到自豪。除了会组织集会外,韩国的民间团体还为这些幸存受害者提供庇护所和生活所需,还建立了战争和妇女人权博物馆,在韩国多处设立慰安妇纪念碑,还向民众提供慰安妇相关历史的课程教育。
1993年日本一些学者如荒井信一、吉见义明等成立日本战争责任中心。还设立了许多的相关组织,在一段时间内就进行一次交流。与韩国学者联合多次举办有关“慰安妇问题”的研讨会。
可以说韩国民间组织不但推动了日本正视“慰安妇”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韩国政府越来越重视“慰安妇”问题。
中韩关于慰安妇问题民间立场
       在日军“慰安妇”制度下,亚洲近四十万女性惨遭蹂躏,其中中韩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许多“慰安妇”早已殒命于慰安所和战场,成为战争的牺牲品,而活下来的“慰安妇”却一直生活在日军带来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中,很多人终身不育,遭人唾弃,过着悲惨的余生。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许多受害者依旧不愿开口指证,更多的人不愿再去回忆那段非人的日子,目前敢于站出来指控日本政府性暴力罪行的受害者还是很少一部分,且大多数受害者则已含恨离去。
       1991年8月14日,韩国“慰安妇”受害幸存者金学顺以亲身经历为证词指控日本,成为第一个揭露日军强征“慰安妇”暴行的证人,在当时的韩国社会上,女性的贞操观念依旧很强,金学顺老人此举震惊全国,但也鼓舞了其他“慰安妇”受害者陆续出来作证,一同向日本政府起诉要求谢罪赔偿。除此之外,很多韩国“慰安妇”受害者还积极参加周三集会、国际研讨会等活动,成为人权活动家,向全世界遭受痛苦的女性传达希望。
       韩国的“慰安妇”受害幸存者李容洙为了揭露日本“慰安妇”制度的反人道本质,她二十多年来一直奔赴各地现身说法,积极配合各国相关学术研究。
       金学顺老人的经历举世震惊,同时也引起了中国学者的注意,中国学者也开始寻找中国的受害者。在张双兵的鼓励下,山西孟县的“慰安妇”受害幸存者万爱花勇敢的站出来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先后共有16位中国“慰安妇”受害者向日本政府起诉并要求谢罪赔偿,但无一胜诉,2015年11月,中国慰安妇对日索赔诉讼案的最后一名受害幸存者张先兔老人与世长辞,这些受尽苦难的慰安妇幸存者,至死都没有等到日本政府的一声道歉,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虽然各国“慰安妇”受害者不断向日本法院起诉,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结果全部败诉,但通过诉讼,使得更多的人认识到“慰安妇”问题,国际社会也愈发关注“慰安妇”问题,日本法院也承认了慰安妇制度的存在和加害与受害事实。虽然日方至今仍然拒绝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诉讼之路依旧漫长,但是我们会坚持下去,为受害者恢复名誉和尊严。

原创文章,作者:写文章小能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vv.cn/chachong/687.html,文章版权申述

(0)
上一篇 2017年10月8日 下午2:41
下一篇 2017年10月8日 下午2:48

相关推荐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