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东旺人物油画的美学价值

1 艺术思想 作品真正的生命力来自于其中所蕴含的艺术思想。虽然很多绘画艺术大师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他们的作品却流传至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和感受绘画大师艺术思想与个人情感的途径。当我们谈论其莫奈、蒙克、达利等大师时,更多的是通过《睡莲》、《

1 艺术思想

       作品真正的生命力来自于其中所蕴含的艺术思想。虽然很多绘画艺术大师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他们的作品却流传至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和感受绘画大师艺术思想与个人情感的途径。当我们谈论其莫奈、蒙克、达利等大师时,更多的是通过《睡莲》、《呐喊》、《永恒的记忆》等作品进行研究和探讨。同样的,通过忻东旺艺术作品中所承载和展现的主题与内涵,可以对其艺术思想进行分析和把握。在他的作品中,普遍反映出生命与生活的真实状态,通过对其神情姿态的描画,将一个个被世界忽略的渺小人物的特有光芒进行展现,从而表达出非常浓郁的人文关怀之情。而这种人文关怀,也正是绘画作品中最为典型、最为显著的艺术思想。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他往往以厚重略显粗糙的笔触与近似臃肿的人物造型来展现他的人文关怀,以此引起社会的反思,通过其艺术作品将真实的现实生活进行展现,这也是他创作的基本理念。在他看来,农民工、城市弱势群体与边缘人物虽然是这个世界最为渺小、最微不足道的存在,但他们是人们最熟悉、也最能引起人们精神共鸣的存在。忻东旺通过对各种小人物的深入了解,准确把握其生活与精神状态,并将其真实的描绘与作品之内,通过人物独特的表情和眼神来表达其挣扎与反抗,因此形成了强烈的画面感染力。
       忻东旺由其独特的艺术思想与精神追求。在他看来,绘画作品的优秀不仅仅体现在对事物存在状态的思索与把握,也不是简单的视觉效果的营造,而是要侧重于精神追求,将其与艺术使命进行融合,才能将画家的精神与情感充分展现于画作之内,从而形成与当今媒体艺术所不同的魅力,这也是油画作品存在的意义之一,也是当今油画艺术领域不可缺少的精神追求。
       忻东旺的作品擅长对人物内心的刻画与展现,通过对其内在精神的把握来表达其特征,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人物表现出非常典型的真实性,能够更加明显的体现出人物的性格与情感。他之所以塑造出一种比对象本人更加真实的艺术特征,根源在于他对人物真实内心的挖掘和把握,能够从其表层入手,深入其性格特征并通过艺术夸张的手法对人物的本质特征进行重点强调,从而形成一种高于真实生活的艺术魅力。其作品生动活泼,以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所特有的意象表达方法对人物形象进行刻绘,突破真实对象的表象直达其本质,从而极大提升了画面视觉效果的真实性,并深刻展现了人物的真实心理与精神状态。
       马蒂斯曾经说过,“准确描绘不等于真实。”这也代表了艺术创作所要坚持的原则之一。在忻东旺看来,对艺术真实性的追求不是简单的将客观事物进行把握和再现,也不是将其存在进行客观展示,而是要突出精神境界的真实,要充分表达出画家的文化追求与精神情感。艺术创作需要创作者投入其最真挚、最强烈的情感,只亚欧这样才能创造出动人的艺术形象并赋予作品强烈的感染力。随着社会的进步与技术的发展,艺术创作的工具也日益丰富,显著提升了绘画作品的真实性。但是如果画家忽略了情感与精神要素而单纯的追求画面表达的真实性,那么其作品必然缺乏生命力。从绘画发展历史来看,画家的流派或绘画技巧并不是主要因素,创作好的作品才是所有画家的共同追求。画家之间的思想碰撞,能够更好的表达他们对绘画艺术的理解和把握。因此,绘画作品是否优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画家的情感投入情况及对艺术精神的把握和控制。缺乏情感投入的艺术作品是没有灵魂的,没有灵魂的绘画是不会震撼观者心灵的。所有艺术大师的经典作品均表达了一个共同认知,情感的倾注是创作最核心的要素。在忻东旺的艺术创作中,只有能够打动其心灵的事物才会被他展现在作品之中,并通过艺术加工来承载其精神与情感,作品也成为他思想情感表达的工具。这种对待绘画作品的态度是所有艺术大师的共同特征之一,也正是因为这种追求才赋予了作品强大的生命力与艺术感染力。

2 绘画风格

       从忻东旺绘画风格来看,属于典型的写实主义类型。由于和中国传统艺术类型相悖,写实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曾经一度受到严厉地压制,在欧洲被称为写实主义(Realism)的绘画艺术风格,并不等同于“写实”二字,这是一种源自于欧洲自摩论的艺术表现手法。写实主义的内涵意义,就在于将客观事物的自然形象、自然属性等等,通过笔法描绘出来。这是欧洲绘画艺术中特有的现实主义概念,将人物形象、事物客观规律,以及自然场景等等,尽量以不添加艺术家主观情绪的方式表达出来。人们在面对这种写实主义绘画艺术作品的时候,能够直接看到的就是客观的人、事、物,但是对于画家来说,写实主义并不意味着完全的临摹,同样对于这类现实题材的描绘,也是以绘画主题为基本参照。本质上来说,写实主义的目的,就是以艺术家的个人情绪,通过现实事物来进行主题表达。
       以忻东旺油画作品中的人物绘画方式来看,使用的基本概念就是以势态来增加造型形态的内涵,势态是实现形态表现深层结构被发掘的重要前提,也是绘画中人物形象被夸张的具体环节。所以忻东旺将艺术势态集中在人物深层形象这个领域进行分析,对于农民工艺术形象的表现,忻东旺是现代新写实主义派的重要画家。他本人就说过,自己希望能够利用自然形态来凝聚人物形象的基本结构,根据画面关系的设置,提高绘画作品中的人物对主题的表达层次。对于艺术家来说,忻东旺的这个说法非常有深度,既包括了对力学意识的觉醒,又阐述了绘画构成应该以人物信息为表达核心的意境。他的作品中,本文选择《打工》、《杂工》为研究对象,能够非常清楚地从画面人物形象中,体会到这种农民工人群特有的精神面貌特点。
忻东旺人物油画的美学价值 
图 5‑1  打工                     忻东旺人物油画的美学价值   图 5‑2  杂工
       对于忻东旺来说,艺术作品本身就是一种属性复杂的物质,不仅要包含技术特质,更要有能力展现精神特质,但是切忌以精神分裂状态来分析艺术作品,因为任何作品的技术都属于精神范畴的再创造。要将这种创造性的技术应用到现实的绘画艺术表现中,一定要将艺术家本人的精神世界投入到对客观现实事物的描绘中。忻东旺新写实主义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人物写实的内涵延展,他继承了写实主义的艺术风格,但是在自己的油画艺术作品中,强烈地展现了自己对于社会人群的人文关怀。
       对于任何一个画家来说,他的作品能够成为人们欣赏的艺术品,其原因并不一定在于作品中蕴含的技法,而是那种精神、灵魂、信仰,通过不同形式的笔触、笔法,将观赏者带入到一个新的艺术境界中。以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艺术作品特点来说,忻东旺同样注意到了其中蕴含的写实主义精髓,是能够将人性、神性实现完美统一的重要过程。但是这种人文情怀的表达到了忻东旺这里,呈现出的却是一种人文精神理念,已经不需要通过客观事物来强调这种情怀,因为对于现代艺术家来说,人文精神理念早已经成为艺术创作的根本。艺术作品反映的是人物生命形态的真实性,也是将艺术家本人的精神理念投射到客观事物的重要步骤。忻东旺的艺术作品中,一直都将视角聚焦在对中国社会小人物的写实上,不仅能够找到小人物身上焕发出的光芒,更善于将这种光芒展现出来,通过对小人物精神状态的描绘,明确地将人物神情、姿态,通过艺术手法表达出来。忻东旺在选择油画艺术造型的时候,通常是以最简单的时代人物为核心,这种艺术形态的存在能够给艺术家带来时代艺术灵感,能够通过表达时代意义来提高艺术作品的内涵层次。   
        忻东旺的作品中,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基本特点就是“坚实矮笃”。农民工的形象都比较简单,很少能够看到复杂的人物动作,肢体行为也不会在大范围内有所变化,这种姿态多数是以站姿为主,很多时候观赏者会从人物的形态、表情中,体会到一种吃力的感觉。这正是忻东旺要表达的人物情绪,能够通过绘画艺术内在要素来体现客观事物的综合内涵,让观赏者能够看到这种画面形式的人文生命信息。
       我们再来分析《适度兴奋》这幅作品,人物形象的描绘使用的是非古典肖像形式,在人物的面部特点、头部特点突出方面,观赏者可以看到的是一种传神的细节,能够将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感表达出来。他们身上穿着最简单、最常见的西装,神情中、动作中都带有一种拘谨,而正是这种眼神、情绪的表达,让观赏者感受到一种存在于人物内心的精神面貌。人物脸上的皱纹、发型,充满褶皱的西装、肥大的鞋子和裤子,都能够深深地将人物形象展现在观赏者面前,这些农民工的生活,既有一种无所适从感,又有一种兴奋神秘感,仿佛他们就是火车站、施工地上最常见的那一批人物。
       从艺术技法角度来说,油画中人物形象的表达往往和笔颜料厚薄、运笔力度等等有着直接的关系,而艺术家本身对笔触的使用和手感的控制等等,都能够以自己的真情实感,来吸引有同样内心结构的观赏者。不同的艺术家对世界的看法不同,所以艺术作品都是带有强烈个人情绪色彩的媒介,能够将艺术家的关怀、愤怒、憎恶、热爱、痛苦、悲伤等等情绪,通过或精细、或粗狂、或潇洒、或奔放的笔触表达出来。黑格尔认为艺术风格就是艺术家能够区别于其他人的重要特点,是通过笔调表达的重要艺术内涵。由此可见,艺术家的笔触就是他本人的性格,是画家对艺术世界的追求表象,更是艺术家内心情感的表达工具。
       在忻东旺油画艺术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的就是这种笔力的艺术化处理结果,他善于将人物形象与自己的审美情感统一调度起来,这种笔触的流动展示的就是一种人脑和人手的共同协调平衡特点。在进行油画创作的时候,应该将自己长期训练出的结果展现到画作中,通过笔法技巧来展现自己的艺术修养,这对于提高艺术家的笔触层次,极具现实意义。对忻东旺油画作品仔细观察之后,我们发现他的艺术表达方式非常统一,笔力用法自成一派,既能够看出娴熟的技法,又能够体会到场景人物形象的相互独立,而又丝毫不显杂乱。在《装修》中,多个人物形象或坐或站,每个农民工的表情都带有一种流畅感,能够让观赏者看到这种流畅柔韧的笔法,同时将不同人物形象以线条为界限,将独立的人物形象利用分割又统一的笔法表达出来。这幅画作中的多个农民工形象,既带有独立的精神状态,又仿佛浑然一体,充满了层次感的和谐意境。
       忻东旺使用的油画笔触不仅有力,更带有一种干脆利落的交错特点,这种表达方式能够将他关怀的人物精神面貌非常直接地表达出来,潜藏在人物肌肉中的力量、蕴含在人物眼神中的兴奋,都能够通过忻东旺的笔触力度、强度变化,来实现对技术的继承和拓展。对于任何一个艺术家来说,技术与情感表达都是不可分割的,只有反复多次练习才能够将自己的情感通过娴熟的技巧表达出来,这是画家必须要完成的一个训练步骤,也是实现个人艺术造诣深化的必须过程。艺术笔触是实现情感表达、形式语言集合的重要工具,如果艺术家缺乏技术,那么整幅作品表达出的情绪就会受到严重的制约和影响。而写实主义要求艺术家的作品风格能够表达自己的真实情绪,所以只有熟能生巧之后,才有可能为新的艺术情感做出技术铺垫。这也是忻东旺艺术作品能够成为艺术界认可的一支奇葩的原因。

原创文章,作者:写文章小能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vv.cn/chachong/823.html,文章版权申述

(0)
上一篇 2017年11月17日 上午9:30
下一篇 2017年11月17日 上午9:35

相关推荐

My title page contents